首页> 社会 > >美团杀人外卖员人生往事

美团杀人外卖员人生往事

时间:2020-01-18 05:09:08 来源:网络 作者:匿名 阅读:106次
美团杀人外卖员人生往事本报记者/万笑天/孟庆伟/武汉报道编者按/从一个乡村青年,到杀人嫌犯,32岁的陈风(化名)走完了这段人生道路。2019年12月22日,将近下午2时,在武汉佰港城二楼一家餐厅工作的

  美团杀人外卖员人生往事

  本报记者/万笑天/孟庆伟/武汉报道

  编者按/ 从一个乡村青年,到杀人嫌犯,32岁的陈风(化名)走完了这段人生道路。

  2019年12月22日,将近下午2时,在武汉佰港城二楼一家餐厅工作的收银员王然,突然听到隔壁名创优品的店铺中传来尖叫声,店里的人四散逃出,有人喊道:“杀人了!”而杀人的嫌犯,就是时年32岁的陈风。

  陈风家境贫寒,人生多有变故。在案发的第二天,陈风的亲属接到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民警打来的电话。在民警的要求下,亲属将陈风的病历资料与诊断证明带往武汉。

  然而,一切并不能成为杀人的理由。

  一线调查

  美团杀人外卖员人生往事

  2019年12月22日下午,陈涛看到了那段视频:在武汉佰港城,一名外卖员杀人后没有离开,随后被民警与安保人员制伏。

  因为穿着美团外卖的制服和戴着头盔,陈涛不能确定,那是不是自己的儿子陈风。等警方公布了嫌犯的姓氏(陈)、年龄(32岁),并且陈风的电话还未打通,陈涛知道,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儿子。

  在警方通报与美团声明中,均提到事发时“双方发生口角”“因取货问题与店员发生口角”,美团外卖还称,此订单商户、用户都没有差评信息,也没有投诉电话记录。

  陈风三叔回忆,第二天,他接到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民警打来的电话。在民警的要求下,亲属将陈风的病历资料与诊断证明带往武汉。

  亲属回忆,2014年,陈风离婚后想要自杀,随后被送往精神病医院治疗。同年,陈风9岁的独子意外溺亡。

  2020年1月9日,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宣传科民警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目前案件正在根据流程办理,具体情况不便透露。

  入伍受阻

  2019年12月底,记者在天门市蒋湖农场的一个村子里,见到了陈风的父亲陈涛。陈涛黑瘦,个子不高,走起路来有些跛脚。“前几天整晚整晚没有睡,都是我兄弟来这里打理这些事。”陈涛说。

  对于前些天发生的事,陈涛的记忆有些混乱,不能确切地记起每一件事是何时发生的,“日子过得都糊涂了”。陈涛反复说着,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因何发生。

  1987年,陈风出生。陈风很小的时候,陈涛就常年外出打工,等到陈风上学读书,依旧聚少离多。多数时候,陪伴陈风的是在家务农的母亲。陈涛记得,只有一年,他在家照顾孩子,由陈母外出打工。

  人均1亩地,村里多数年轻人都在外打工。村民表示,年轻人多在广东的工地或工厂里打工,年龄大的只能去工地上工作。

  中学毕业后,陈风到湖北随州的一所技校学习模具技术,那时他十六七岁,若顺利的话,他会成为一名车间工人。这期间,陈风认识了随州当地的女孩张丽,两人迅速热恋。

  “后来陈风在技校待不下去了。”陈涛说。在技校学习了一年多,陈风和张丽去广东打工,很快张丽怀孕了,两人在广东待了几个月后便回到天门的家中。18岁时,陈风当了爸爸。

  亲属记得,陈风想过要另谋出路。2005年前后,陈风希望能应聘入伍,但由于手臂上有文身未能成功。陈涛说,陈风的胳膊上有一个小的疮疤,为了遮住它,陈风文了一个硬币大小的图案。“后来身上、背上也都有文身了,好像喜欢上了这个。”

  之后陈风有10年左右的时间,都在工地上做工,“给人家打钢筋和其他一些事”。其中又有大部分的时间在广东度过。陈风的弟弟,现在也在广东打工。出事后,陈涛并没有让他回来,“回来有什么用呢,也见不到人”。

  陈涛说,陈风平时在家里挺好的,干家务活很勤快,打工的钱也给家里,对朋友非常义气。由于年轻人长期在外打工,对于陈风的为人,邻居们的表述多是“人很好,对长辈敬重”,也都提到“就是情绪有问题,不能受刺激”。

  “他之前受到的打击太大了。”陈涛说。

  悲剧一年

  2014年,对陈风及整个家庭来说,都是无法忘怀的一年。这一年,陈风与妻子离婚后,一度想要自杀,险些丧命。之后,陈风9岁的儿子在江边玩耍时,不慎溺亡。

  当初张丽按照农村的习俗过门后,两人已经算是结婚,由于未到法定结婚年龄,2012年才办理了结婚证。两人的家庭均不富裕,张丽的父亲有疾病在身。两人都需要外出打工,有时不能在一起。

  陈风三叔说,再后来,张丽经常在娘家,她在当地找了一份会计的工作,比较轻松,工资也让人满意,并且方便照顾父亲。“时间长了或许两人之间有了隔阂,再加上陈风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,可能就离婚了。”

  大约在2013年底或是2014年初,陈风与张丽离婚了,当时陈风并没有将此事告诉家人。2014年过年时,陈风开始自杀,割腕、用刀割自己的脖子。“幸好在家里发现得早,不然就完了。”陈涛说,陈风清醒后什么都不记得。事实上,早在此前一两年,陈涛就已经察觉到陈风有些异样,变得不爱说话。

  家人将陈风带往天门市治疗,在接受了4个月的住院治疗后,陈风与父亲去广东打工。陈风的儿子陈轩由奶奶照顾。2014年10月份时,陈轩和几个同龄的伙伴一起骑车去江边玩耍,不慎掉入江中溺亡。

  邻居回忆,陈风回来后,叫着孩子的名字,用拳头捶打村里陈家的祖宗碑,一直到手上都滴血,他喊着:“爸爸对不起你,你来把我接去吧,老天也不保佑我!”邻居说:“之后他犯病的时候,还会跑到儿子的坟上说:‘(他们)歧视我们,说我们穷。’”

  陈轩曾是这个家的骄傲。陈涛说,孩子非常聪明,长得漂亮,也很调皮。很小的时候,张丽给孩子买了很多书,还让他背唐诗。上幼儿园大班就能口算百以内的加减法,小学后在班里常常是第一二名。陈涛在外打工隔三四天就会跟孙子打电话,问他的学习情况,并对孙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“孩子还对他奶奶说,压力很大。”

  失去了儿子,陈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。陈涛回忆:“他好像自己也变成了小孩子,你说什么他听什么。”

  杀人事件

  2019年12月22日,将近下午2时,在武汉佰港城二楼一家餐厅工作的收银员王然,突然听到隔壁名创优品的店铺中传来尖叫声,店里的人四散逃出,有人喊道:“杀人了!”

  一段网络视频显示,在名创优品收银台附近,陈风向一名男子连刺数刀,随后男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陈风的衣袖上沾染了血迹。“他之后就坐在那里,向保安要了两杯水,然后开始抽烟,可能是太紧张了。”王然说,有人从他旁边走过,他就说,不要看了,有什么好看的。

  另一段视频中,陈风站在名创优品前的走廊上,前后被数十人包围,警察和安保人员持防暴叉,靠近陈风后,很快将其制伏,众人将他抬走。

  2020年1月1日,记者在佰港城二楼看到,名创优品的店面被幕布遮住,店铺前围栏上的一块玻璃碎裂还未更换,前面的隔离带上贴着“玻璃破损请勿靠近”的警示语。

  2019年12月22日傍晚,洪山公安分局官方微博“平安洪山”发布警情通报称,当天下午2时许,洪山公安接到群众报警,南湖佰港城有人持刀伤人,派出所、警务站民警赶到现场,与安保人员合力将行凶嫌疑人控制,经120急救人员对受伤男子检查发现其已无生命体征。并在通报中提到,“双方发生口角,陈某持刀将周某刺倒”。

  2019年12月23日上午,美团外卖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,此次意外事件,起因于该配送员到超市取货品时,因取货问题与店员发生口角最终酿成悲剧。并表示,此订单商户、用户都没有差评信息,也没有投诉电话记录。

  一名在佰港城附近工作的美团外卖员说,在配送时,会有与部分商户、用户产生冲突的情况,例如用户将地址填写错误,或是餐盒中的汤有洒漏,特别是雨天时,商户有时出餐慢,如果不能及时送达,也会引发抱怨,外卖员被打的事情也有发生。

  在美团配送站的站点,墙上贴有“美团外卖配送员行为规范‘十不’”,其中第九条写道,“不以暴制暴,遇到不法伤害及时撤离并报告上级”。规范称,违反上述内容,美团外卖将采取限制接单、关停账号直至永久拉黑账户等措施,构成犯罪的将主动移交司法机关,对骑手因遵守规定造成权益受损,也将维护骑手的正当权益。上述外卖员表示,这些规范每天都念,已经背下来了。

  2019年12月22日事发后,陈风的三叔看到了事发时的视频,家人觉得视频中的人可能是陈风,但由于穿着美团的制服、戴着头盔,并没有确定。但陈风的电话没有打通,如果是往常,即使再忙陈风也会接电话。看到警方公布的信息后,更加确信视频里的人就是陈风。

  2019年12月23日,陈风三叔接到电话,警方要求将陈风的病历资料和诊断证明送往武汉。陈风的大伯在医院开出了诊断证明,第二天将这些资料送交给洪山区警方,家属在武汉未见到陈风。

  陈涛在采访中多次提到,如果能见到被害人的家属,要向他们表达歉意,他们同样是为人父母,心里也不好受,是自己没有管教好孩子。

  “生活下去”

  在去武汉做外卖员前,陈风在天门市的工地上做工。2019年10月,由于武汉召开军运会,工地上放假,陈风回到家休息,军运会结束后,决定去武汉。“去了武汉后要找房、租房,还有其他的事情,送外卖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月。”陈涛说。

  事实上,家人并不希望陈风外出打工。“他说家里条件差,出去多挣点钱。小孩子想挣钱,怎么能不让他出去。没想到出去搞成这样。”陈风的三叔称。

  陈涛也表示,在去武汉前,陈风在家里抽烟要比往常多。“他会主动找烟抽,以前不会这样。”

  陈风的家人也做过种种假设,如果稍有改变也不至于出现如今的情况。陈涛说,如果当时陈风能当上兵,他也不会得病,即使得病,家里也不会有太重的压力,也就不存在现在的事了;如果他的孩子不死,他的心情要更加放松,不再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能专心赚钱,“现在就像没有根基一样”。

  陈风三叔说,陈涛三年前去工地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,一条腿断了,2018年才取出腿里的钢筋。现在也不能外出打工了,如果不出车祸,至少一年可以挣4万元,三年也能有10多万元,多少可以缓解家庭的经济状况,陈风也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,所以想出去打工赚钱。

  采访中,陈涛不止一次提到,由于腿骨折后,不能外出打工赚钱的懊恼。“现在农民工的工资也涨了,我只能在家坐着,这是最烦的。”陈涛说,一年在外打工挣四五万元,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开心的了。陈风的母亲在武汉的饭店做洗碗工,出事后来家几天,又回去了。

  “如果没有人在外打工,家人是没办法生存下去的。”陈涛说,“就算是我这个年龄(59岁),也都是要出去打工的。住我隔壁的姨,72岁,给别人看牛,一天50块,现在的生活水平怎么花,但也要做。”

  陈风家里三四年前重新修建了房子,花费10多万元,盖起了一座两层小楼。但墙上的瓷砖还未贴完,房子还没有装修好,屋后的楼也没有盖起来,还是两座10多平方米的小平房,陈涛就住在其中一间,另一间是厨房。陈涛说,以前家里就是那个样子,陈风结婚时也是。“没有钱再继续盖了,别人家的房子都装修得特别漂亮。”

  2019年12月底,陈风老家的村子,阴冷潮湿,他家门外是大片的菜地,不远处即是汉江。陈风的房间里,墙壁没有刷白,窗帘被拉了起来,依然显得昏暗。地上放着行李箱,床上堆放着厚厚的被子。一本崭新的《电工手册》,被放在破损桌子的拐角,靠着床头。

  印象中,陈风没有拍过什么照片,除了那个已经盖上蓝印作废的结婚证。陈涛说,领证那年,陈风25岁,当时也没有和张丽拍过婚纱照。

  “陈风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,只是想挣钱继续生活下去。”陈涛说。

 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

  本版图片均为本报记者万笑天摄影

责任编辑:张国帅


车间,家庭,男子,人事,众人

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

好文,顶一下
(28)
90%
文章真差,踩一下
(3)
1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文章部分转载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